tilda~~

Minho/thomas 再见,我的爱人(暂定)2

Thomas觉得他之前拒绝了Minho并表示要一个人静静地吃早饭那真是一个再愚蠢不过的决定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Minho竭力绷紧了嘴角笑眯了眼看他,好像他说了什么搞笑的话似的。现在,事实证明,他口中所谓“一个人静静”完全就是笑话,鉴于他对面坐了一个头发花白但是每十秒钟就会忘记自己之前在做什么的人,他不得不无数次重复“你在吃早饭”这件事。

 

时间倒回五分钟之前。

 

“昨天是画画,前天是看书,大前天是发呆,嘿别这样看我,那天下雨你真的看着外面的花园一整个下午什么都没做哦。”似乎是察觉到Thomas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瞪着他,Minho才慢腾腾地补充,“我没有嘲讽你的意思啦。而且,记住我的话,就算保质期只有一天也好,不管怎么样Tommy,我不会伤害你的。”Minho立在沙发旁边,一只手轻轻按着Thomas的肩膀,收敛了笑意眼神坚定凝视他。

 

Thomas愣了半响才撇过头去,遮住嘴闷闷地说:“我饿了。”

 

Minho能看见Thomas红红的耳尖,这让他愉悦地在心里吹起了口哨。要知道在一家名为“希望”的疗养院里你可没什么希望能看见一个六十岁以下、脾气不古怪的老头,虽然在这里做医师工资是很高没错,但是几乎全年无休也就意味着完全没有时间去猎艳。上帝知道他看到Thomas的时候是有多兴奋,可爱的小鹿,看见真人的时候他更兴奋了,这还是一只害羞的小鹿。每天他都能逗弄他,除了他每天都毫无意外地不记得他并且会表现出浓重的恐惧以外他们应该早就顺利地约炮了(Minho就是这么自信Thomas一定也是gay而且他一定喜欢他),所以剩下的唯一的问题就是Thomas的病什么时候能好了,他就是这么乐观认为Thomas一定能痊愈,当然他这么年轻一定会痊愈的,就算不会他也愿意一直陪着他,Minho这么想。

 

“现在是7:14,早餐时间到7:30结束。不过你大概会比较想和我一起在这里享用早餐?我还可以给你讲讲之前的故事,我是说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Minho指了指桌上的保温桶。

 

“呃,我觉得···我是说,这样搞特殊好像不太好吧Minho?”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这样叫了医生的名字,他觉得脸上有点热。

 

“扑哧”Minho忍不住笑出声,“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是想去餐厅。我来带你去吧,话说回来这里是5楼跳下去的话一定会摔断腿的,所以下次不要企图跳下去了。”

 

Thomas惊讶地瞪大眼睛,窘迫地挠了挠头发:“呃,我之前做过这样的事情吗?那可真是太蠢了,我保证,我不会再这样做的。嗯,我会记在便签上,或许等吃完饭。我现在很饿。”

 

“跟上来Thomas,要是再晚了就没有燕麦了。”对上男孩疑惑的眼神,“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你很喜欢那个,大约一周前。”

 

他急冲冲回房间洗漱,根本没时间打理一头卷卷的头发。Thomas试着蘸了水压了压结果立刻又翘起来了,他只能作罢并暗暗祈祷早餐有小点心吃。

 

因为电梯迟迟不来他们选择了走楼梯,感应灯一层层往下面亮起,脚步声一圈一圈地在沉默里扩散。然后再三楼,楼梯间的门又打开了,走进一个金发的男生,年轻的笑眯眯的医生和Minho应该很熟悉。

 

他们笑着打招呼,聊着这里的八卦、这周末去谁的寝室看电影和哪个女星身材更好,而Thomas几乎没怎么听进去。他尴尬地跟在后头,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到地方。很幸运的是,出了楼梯间就有指示牌表明餐厅、洗手间、厕所。

 

“Minho我看见指示牌了,我觉得我能自己找到,那么我先走了,一会见。”他匆匆从那俩人身边逃开。

 

“好像,今天不怎么成功啊?怎么了大情圣,你的魅力退化了?”金发的医生铭牌上写着Newt,他调侃着Minho。

 

“你这臭小子可没资格说我,还是一辈子和右手相伴吧!”Minho不甘示弱地回击,然后转头向楼上走去。

 

“我用的是左手!!!蠢货!”

 

“但你他妈不是左撇子。”脚步声彻底随着灯光回旋而上直至消失,Newt好笑地又看了一眼餐厅的方向“我也是,最喜欢Tommy了。”他轻笑了一声,朝相反方向走去。

 

过了一会,门又被大力推开“砰”一声到极限又返回来差点打到Minho自己,他一闪身躲了过去疾步向餐厅走过去,手里还领着那个保温桶。

 

Thomas还没来得及把碗里的三明治再戳上几个洞,Minho已经大喇喇地坐在他旁边并赶走了十秒汤姆让护工去照顾他吃早饭了。他瞪着那个保温桶,里面两层一层2个奶黄包一层是4个烧麦。他觉得口水分泌地有点快了,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Minho把东西拿出来的时候有点急,不下心烫了一下。他倒吸一口气,捏着耳垂把食物朝Thomas面前推,呲牙裂嘴的样子让Thomas笑出了声。

 

“哈哈哈···咳咳,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嗯,或许我告诉过你我喜欢吃这些?”他笑眯眯地拿起一个包子凑近嘴边咬了一口,从喉咙里满足的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像一只慵懒的猫咪。他小口咬着热乎乎的包子,含糊不清地问Minho:“你怎么一起来了?”

 

“我可不放心你一个人菜鸟,毕竟你每天都是新的。你看这里很多人,哦,你运气真好一来就碰到了‘十秒Tom’。就是你对面那个,他来了五六年了,他可比你厉害多了,他每十秒就会刷新一次甚至来不及更新一下软件。不过你会好起来的,你没他那么严重,我保证你会好起来的Tommy。”

 

Thomas被他的保证逗笑了,他甚至无法欺骗自己会好起来的但是一个“陌生人”却这么斩钉截铁地安慰他,不可否认他的话把心里一些细小的褶皱烫的妥帖平整,像是喝下了一口最爱的榛仁咖啡。Minho是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他想,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相遇,他或许非常乐于和他来上一炮或者可能的话发展看看,鉴于Minho看上去像个万人迷“发展看看”有点太过了。不过,就身材而言,来一炮也不亏。

 

所以说,Minho的直觉一向挺准的,运气也一向挺好的。Thomas就是一个双。

 

“你一直话这么多吗?Minho”他有意回敬一下他,这没什么不可以的,反正他总让他脸红所以这应该算是一个小回礼。

 

“不,只对你。”那人立刻接上,一点没有犹豫。

 

Thomas不说话了,他又脸红了。咖啡烟烟袅袅的雾气升起来遮住了飘红的脸颊,然后他窝在手里的咖啡就被非常自然地接了过去“病人少喝咖啡,这杯豆浆给你。”Thomas觉得再不做些什么他都快爆炸了,这换个背景都能拍成好莱坞浪漫爱情轻喜剧而他们还一定是饰演小情侣的,所以他就着Minho递给他豆浆的动作猛地灌了一大口于是华丽丽地噎住了。

 

Minho被他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拿过纸巾帮他擦,另一只手有节奏地拍着背。他能感到Minho的手擦过他的嘴角,他脸上的皮肤,往下滑到布着巧克力色雀斑脖颈上。他不敢动,这太尴尬了。

 

然后Minho打破了这气氛,他说:“嘿,这是你一个月来第一次喝豆浆呛到,我是不是应该把这记到病历里?”Thomas恨不得把头埋到桌子下面。

 

“你知道这里的人平均年龄都75了,他们一般会在下午吃完午饭之后从下午一点到下午五点午睡,当然你也不能例外。”他一边说一边带Thomas走去另一栋楼的活动室。现在四月,正所谓阳春三月天气新,空气里都透露着暖洋洋的湿意。

 

他们推开三楼电脑房的门,Minho拉开一张靠窗的椅子让Thomas坐下,从旁边座位拉过另一张椅子支着腿看他。Thomas打开Google,键入“颞叶受损”。一边的Minho依旧看着他,目不转睛的。

 

“你没有别的病人吗?”Thomas实在受不了这快凝为实质的视线了。

 

“有啊,但是我只喜欢你,只想看着你啊。”还附赠一枚傻笑。

 

“······”Thomas觉得Minho不要脸的程度绝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好啦,你可是VIP,我只用管你这一个病人就好了。”他忍不住揉了揉小鹿卷卷的头发,蓬松的有点硬但是手感很好,或者说小鹿的一切Minho都觉得很好。他想,即使Thomas真的不能好起来,每天追求他一次也只会让他越来越喜欢他。

 

Thomas花了一个上午在Minho注视下查完了电脑,到最后没事做甚至还玩起了植物大战僵尸。Thomas玩不过的关卡Minho总是轻而易举就能过关,这让Thomas产生了一种“给女友夹娃娃的男友”的感觉,有一种崇拜感,他知道这很有问题可他就是情不自禁。

 

他们回了Minho的办公室享用了Minho带来的午饭,又有Thomas爱吃的鱼,然后Minho把他带回房间让他睡午觉。Thomas自从幼儿园之后再也没有过这种待遇,他迷茫地望着天花板放空大脑,然后开门声吸引了他的注意。Minho从门后钻进来,坐在Thomas床头,极其自然地捏了捏他的脸,有点用力泛起了红印子才放开揉了揉,“我就知道你睡不着,至少你应该闭上眼睛。”

 

Thomas反射性地想反驳,转了转眼珠又觉得没什么不对,只好闭上嘴把被捏红的脸在被角上蹭蹭。他一直是很没有安全感的人,这大概和从小的环境有关系,他知道自己是孤儿而在实验室里没有人会因为任何原因原谅你的错误。那个地方只有成功或者失败,他除了Teresa的友情一无所有,而现在他连这个也丢了。通常他都蜷缩着睡,研究表明这个姿势能让人感到安全,但是他就是不想睡,像是和自己赌气宁可看着天花板四个小时一动不动。

 

Minho又笑了起来,他脱了鞋子把Thomas连人带被子抱进怀里,在他耳边低喃“睡吧,Tommy。我在,有我在。”

 

Thomas几乎尖叫出声有生生忍住了,他不否认他对Minho很有好感——即使是现在这个处境——但是这有点太超乎想象,太快了。他又想到,或许他们之前就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只是自己不记得了。Minho的气味包裹着她,手臂环绕着他,他把脸小心地靠在Minho的手臂上然后闭上眼,睡了过去。

 

他醒来的时候Minho还没有离开,他依旧以一种保护的姿势圈着Thomas,这真的让他觉得很安全,他想他应该把这个记下来。然后他想起来早上对Minho说的话,那个记下不要跳窗的保证。

 

他又忍不住往Minho怀里蹭了蹭,然后不舍地离开热源小心地退出来。他从床头抽出一张便签写道“这里是5楼,不要跳窗。”又觉得构句有点恐怖片的感觉,于是添上一个笑脸,“还有午睡的时候Minho抱着你,感觉很棒”他觉得这一句太过于怀春了,想划掉但还是作罢了。

 

Minho放在他腿上的手动了动,醒了。他坐起来穿鞋子下床,自顾自地走进Thomas房间里的厕所才说“你一定不介意我用一下你的洗手间吧,这样子可没法出去见人。”

 

Thomas还能说什么呢?他只能趁着这时间把便签贴到墙上而已。

 

晚饭是在餐厅吃的,Minho说“放一整天饭都不能吃了,再说可不能一直惯着你小鹿。”Thomas撇撇嘴,心里想明明是你一直惯着我。

 

他们吃完饭在楼下走了走,Thomas发现外面其实挺热闹。这里应该不是郊区,街对面是一排饭店向四周扩散,站在稍高一点的地方往下看大概会是很好看的街景。他对Minho说了,那个医生笑着承诺“虽然你明天大概就不记得了,但是我会带你去看的。等你痊愈了你就会发现我对于多好,你可得好好感谢我小Tommy~”

 

睡前他们躺在Thomas的床上,一人捧着一本书。Minho说Thomas太好对付了,每天都看一样的书一样的页数,从不需要他跑去图书馆一本一本换。Thomas一天里第一次当着他的面翻了白眼,然后锤了一下他的肚子,没用力不过Minho还是很给面子地哀嚎了几声。

 

当Thomas躺进被窝里的时候,他觉得他应该再写一张便签:Thomas喜欢Minho。但是还不行,这意味之后的每一天他都有了一个完全信任的人。或许他们会成为恋人,因为他觉得Minho应该也喜欢他。他需要确认,确认Minho真的是值得信任的。这不怪他,这只是生活留下的后遗症而Thomas觉得依照Minho一天的表现他绝对能过关。现在只剩下等Minho走之后写一张便签了,他有点傻兮兮地笑起来。

 

Minho靠过来把嘴唇印在Thomas额头上,他能感受到额头上嘴唇的形状,然后他离开了。他说“晚安小鹿,明天还是新的一天。”是的,一直都是新的一天,Thomas心里想忍住了没用手碰额头,他觉得脑子热热的,心里也热热的几乎要像热气球一样飘起来。他决定等一下就去写便签。

 

他躺了一会确认Minho不会回来查看他的情况打算起来了,门却开了。他立刻躺平装作睡着的样子,其实不难,因为太暗了。他看见一个轮廓,一个陌生人又或许不是,他在墙上摸了一下然后闪了出去。Thomas的脑子现在冷却了,和他的心一样,不论那是谁他都可以随意进来,那明显不是什么好人,而且那面墙,是贴便签的那堵。

 

他有点难受地动了动,胃里翻江倒海。硌在床上觉得裤子口袋里有东西,然后他想起来了。

 

那张纸条,那张关于“不要相信任何人”的纸条。

 

 

 

 

——————————————TBC——————————————



打不开SY,我写到是十二点打不开SY,要死!这么久不更我的锅,小天使还记得我吗?

依旧是看人更新。。。

评论(4)
热度(16)
  1. 诸葛子瑜tild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tilda~~ | Powered by LOFTER